中國林科院

首頁 | English
img
img

院情簡介

img

img

新聞圖片

首頁 >> 科技創新 >> 科技獎勵 >> 正文

【科技改變林業】張克俠:佩劍將軍 首任院長

來源:院辦 時間:2018-09-14 16:24:00

2018年9月14日專版


  科技改變生活,科技改變未來,科技也在深刻改變林業。

  中國林業邁向現代化的發展變化,背后都有科學技術這一第一生產力的悄然推動,科技工作者的傾情付出。

  10月27日,是中國林科院建院60周年的日子。從今天起,本報推出《科技改變林業》系列報道,追憶老一輩開創者的不朽功勛,講述院士專家的創新精神,盤點林業科研國家隊和排頭兵科技攻關的豐碩成果,聚焦科技改變林業的動人故事。


新中國時期張克俠照


  20世紀80年代初,電影《佩劍將軍》風靡大江南北。電影中的主角賀堅,其原型就是新中國中央林業部副部長、黨組成員,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首任院長、分黨組書記張克俠。


傳奇式臥底生涯

  張克俠,是馮玉祥將軍的連襟,在國民黨軍隊中長期擔任重要軍職,曾被授予中將軍銜,素有“智囊”“夫子”“佩劍將軍”之稱。更為傳奇的是,他是一名“紅色特工”“特殊黨員”。

  1915年,年僅15歲的張克俠就投身反對喪權辱國的“二十一條”愛國運動,他投筆從戎,考入北京清河陸軍軍官預備學校,開始戎馬生涯。

  1924年秋,舍棄在西北軍的似錦前程,冒險南下,投奔南方革命政府——孫中山麾下。在那里,他見識了國共合作中真正的革命政黨中國共產黨,受到了共產主義思想的啟蒙教育。

  1927年,他進入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結識了左權并成為密友;在這里,他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1929年,已戴上將軍領章的他,在第一次國共合作宣告破裂、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遭到瘋狂屠殺的白色恐怖背景下,經受組織考驗,毅然決然地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周恩來領導下的“特別黨員”,開始了20年的臥底生涯,他以其過人的才智和膽識,為黨秘密工作,爭取、團結大批國民黨愛國將士,為積極抗戰和解放戰爭的最終勝利作出了極其重要的貢獻。

  在抗戰的艱難時刻,他襄助抗日名將張自忠將軍,取得令中外軍事家震驚的臨沂大捷。“七七”事變后,作為素有愛國傳統的二十九軍副參謀長,積極備戰抗日,在無法扭轉局勢的情況下,及時通知黨組織,使1萬多名黨的干部、愛國人士、抗日群眾安全轉移,免遭日寇毒手。

  1940年,在張自忠將軍為國捐軀后,為讓子孫后代發揚張將軍的偉大精神,張克俠創辦自忠中學,開展抗日和進步思想教育,培養革命進步人才。

  解放戰爭的關鍵時刻,蔣介石親派顧祝同舉行隆重儀式,賜予張克俠“中正劍”;同時,周恩來指派的“高參”也出現在張克俠周圍。張克俠以堅毅的革命意志,開展反對內戰、反對獨裁的活動, 揭露國民黨反動派破壞和平的陰謀。

1938年3月,任第六戰區副參謀長的張克俠(左四)與周恩來(左六)、王明(左三)等在武漢八路軍辦事處合影


  在淮海決戰即將打響的前夕,即1948年11月8日,按照黨的指示,張克俠與何基灃將軍一道,率五十九軍兩個師、七十七軍一個半師共2.3萬余官兵, 在賈旺、臺兒莊防地舉行起義。起義開放了臺兒莊一帶運河上的通道, 敞開了徐州的東北門, 使人民解放軍得以直搗徐州, 切斷黃伯韜部的退路, 對取得淮海戰役的勝利起到了重要作用。張克俠受到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的嘉勉。朱總司令對此評價說:“對戰局影響很大,使敵人原來的部署大為混亂。”從此,張克俠由“地下”轉入“地上”,結束了20年臥底生涯。

1948年淮海戰役中,饒漱石(右)會見起義歸來的中共地下黨員何基灃(中)和張克俠(左)


  1950年,中共中央組織部作出《關于張克俠黨籍問題的決定》,公開其黨員身份。1955年,張克俠被授予一級解放勛章。


投身于綠化祖國

  1950年, 張克俠請求參加綠化祖國工作,轉業至地方,先后任華東軍政委員會農林部部長,華東行政委員會森林工業管理局局長,中央林業部副部長、黨組成員, 兼任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院長、分黨組書記等職,曾當選為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政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在擔任林業部領導工作期間, 張克俠認真貫徹黨和國家的林業方針和政策, 在開展大規模植樹造林、有計劃采伐和節約木材等方面做了大量的組織領導工作。在擔任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院長期間, 他團結廣大林業科學技術人員, 為建立和健全我國林業科研體系、發展科研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張克俠非常重視調查研究,重視科學技術與生產實踐相結合,經常到全國各地偏遠林區考察調研,到艱苦的實驗點慰問一線科技工作者,給他們加油鼓勁,對他們取得的成績表示贊賞,在理論指導方面留下了寶貴財富。

  20世紀50年代初,張克俠發表了《加強護林 保持水土》的學術論文,高瞻遠矚地提出通過土改運動宣傳護林辦法,加強護林教育,使群眾自覺地認識護林的重要;護林時要提出公私林木一律保護,并照顧群眾切身利益;在封山育林及新造林地區,應禁止放牧牲畜;對保護山林有顯著成就者,人民政府應予以適當獎勵等建設性建議。

  他以陜北水土流失和水土保持工作為例,深入淺出地闡述了水土保持工作的重要性和迫切性,總結了陜北水土保持方針:蓄水救旱、排水防沖、合零為整、沙漠固定與改良。論文指出,改造陜北地形與陜北荒山荒地,固定、改良、利用沙漠,改進陜北人民生活,澄清河水,絕不是“百年開花,千年結果”的空想,而是有期可待。


科研要跑在前面

  1963年,在木材水解學術會上,張克俠就木材水解的重要性、木材水解工業的前途、當時的任務與有關問題,發表了獨到的見解。他說,若水解工業過了關,經濟意義和政治意義都很大。在他看來,木材水解原料很多,僅木屑一項,就有很大的數量。同時,還有大量的農副廢料,資源較足,有著廣闊的發展前途。

  對于學習外國先進經驗,他說,光學習、光進口不行,還要考慮是否適合我國國情,要有所選擇,更要提高理論和技術水平,要自己研究,掌握技術,掌握規律,由不懂到懂,才能鞏固已有陣地走向世界行列。

1960年,林業部副部長、中國林科院院長張克俠與剛剛成立的林化所全體同志合影


  搞科研工作,必須循序漸進,千萬不能揠苗助長,不能急于求成。有沖天的干勁還要有科學的精神,多快好省要具體化,不是簡單地說說。要有規劃有計劃,將規劃和計劃落到實處。科技必須經過小試、中試和生產試驗后逐步推廣,一個環節都不能省。

  談及人才培養,他說,工農業生產要達到國際水平,科研一定要跑在前面,而科研離不開人才。科學家在開展科學研究的同時,還要培養好下一代。不要急躁,要積極地干,用幾十年的時間,培養出一個世界出名的專家,貢獻就大了。

  他強調,做林業工作,不能只顧眼前,要看長遠。造林有三部曲:成活、成林、成材。一般大家只注意成活率高不高,其實這不是最重要的。不成活,可以再種,危害性不大。但成活不成林,成林后不成材,危害就大了。他以武昌九峰山引種的濕地松、大王松,遵義引種的栓皮櫧等為例,說明良種的重要性:樹干筆直,葉子碧綠,側枝少,站在馬尾松中如鶴立雞群一般。他建議:選定好母樹林并保護好,加強種源地理區劃和種源試驗工作,擴大研究樹種范圍,培育新品種,使下一代能用到新品種。這是我們科研工作者的責任。

  他語重心長地說,森林資源是林業的基礎,是百年大計。他希望,科學家、技術人員齊心協力,選育出產量最高質量最好的樹種,解決木材、纖維、出油、出膠等問題,為生產服務。

  任林科院院長期間,張克俠為林科院的科學研究基本建設計劃、機構設置、發展壯大作出了重要貢獻,如情報所、林化所的成立,林研所、木材所、哈爾濱林機所的更名、歸屬等,他都傾注了大量心血。  


協作攻關很重要

  張克俠說,科學研究選準方向很重要。方向不對,走彎路,浪費時間和精力,甚至財力和生命。因此,了解、協作很重要,得開展科研情報工作,情報工作就是科研。搞科研的同志,眼睛要睜大一些,看寬一些。中國林科院將情報室擴大成情報所(現科信所)是對的,很重要。但情報工作,光靠情報所是不夠的,所有研究人員都要重視情報工作。技術先進的國家都在積極地收集情報,他們尚且如此,我們更是要向他們學習,不能懶惰,不能自滿。    

  至于協作,不僅是我搞什么,你幫忙,你搞什么,我幫忙,或者所謂齊頭并進,而是要制定計劃時就開始協作,要從全國一盤棋來考慮,根據發展方向和專家特長,合理調整研究項目和研究人力,既有分工又有協作。這樣,一個地方做好了,可以全面推廣。

  1964年,在林木良種選育學術討論會上,張克俠說,種子工作是林業的基本工作。真正掌握自然規律,改造它、利用它為人民服務,需要很長時間。我們的工作起步晚,沒有基礎,比別人落后好幾十年,但不要怕,要積極吸取國內外先進經驗,把工作做起來,打下階段性基礎。把科學技術力量和生產單位聯合起來,使種子面貌煥然一新。

  他希望科學家們多出科普書籍,在報紙、雜志上多發表科普文章,多談林木良種和種子的重要性,多談培育方法……為我國四個現代化早日實現而努力。

  在見到的所有報告和學術論文中發現,張克俠用得最多的詞匯是自力更生、團結協作、科學普及、人才培養、科技與生產實踐相結合等等。在多次主持召開的全國林業科技工作會上,他總結指出,要使林業科學技術事業迅速發展,必須發揚共產主義風格,大興協作之風,各林業科學研究機關,應廣泛地與中國科學院各有關研究所、各產業部門研究機關、各高等學校及工廠、林場、人民公社等開展共產主義大協作,以促進林業科學技術事業高速發展。

  這些科研協作的理論和觀點,即使對于今天的我們,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壯心不已永向前

  “張克俠是我黨的老黨員、老干部, 是一名卓越的革命軍事將領。他一生熱愛祖國、熱愛黨,對黨的事業勤勤懇懇,認真負責,作風謙虛謹慎,生活樸素,處處以身作則,嚴于律已,寬以待人, 密切聯系群眾, 善于團結同志, 深受黨內外同志的尊敬和愛戴,為黨和人民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對中國人民的革命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作出了重大貢獻。”這是組織給予張克俠的評價。

  史料中,有不少知情者回憶,張克俠“外表清秀、高雅,目光堅毅,才華橫溢,判斷準確”“聰穎好學,知識淵博,通曉英、俄、日三門外語。他的軍事素養與眾不同,指揮作戰非常精細、沉著,即使軍事情況萬分緊急,他也能有條不紊地從容部署,毫無忙亂現象。”美國記者史沫特萊稱他是“在華中前線所結識的一位出類拔萃的人物”。

  中國林科院見過張克俠的老一輩說,老院長腰板挺直,一副剛毅的模樣。儒雅謙虛,平易近人;話語樸實,干脆利落。每次作報告,他都發自肺腑,語重心長。他經常到甘肅小隴山等艱苦一線慰問院里蹲點的科技工作者,了解他們的生活和科研進展狀況。“文革”期間,他曾作為第三批學員,和300多名科技工作者一道,下放至廣西邕寧砧板“五七”干校(原勞改農場)。

  無論是戰爭年代,還是新中國建設的和平時代,張克俠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信仰,沒有忘記黨和國家賦予的使命。即使在“文革”期間, 遭到林彪、“四人幫”反革命集團的迫害, 身心受到摧殘的情況下, 他的信念仍然堅定不移。

  粉碎“四人幫”后, 他衷心擁護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和政策, 在身體虛弱的情況下, 仍然積極開展工作,關注林業科技事業,撰寫革命回憶錄, 給子孫后代留下寶貴遺產,所著《張克俠軍中日記》被解放軍出版社一版再版。

  1984年7月7日,張克俠逝世。患病住院期間, 他仍然十分關心“四化”建設和祖國統一大業, 深切期望臺灣故舊為完成祖國的統一大業作出貢獻。他在自傳中以詩結尾:風云半百暑又寒,歷盡坎坷知艱難。喜看江山春爛漫,壯心不已永向前。

張克俠與家人


  【人物檔案】

  張克俠(1900-1984年),原名張樹棠,河北獻縣人,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是周恩來領導下的“特別黨員”“紅色特工”。“九一八”事變后,他先后任國民黨29軍副參謀長、59軍參謀長;解放戰爭時期,任國民黨第三綏靖區中將副司令。1948年11月,根據黨的指示,他在淮海戰役前線率部起義。

  新中國成立后,他先后任華東軍政委員會農林部長,中央林業部副部長兼中國林科院院長、分黨組書記等職,是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政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1984年7月7日逝世。

  作者:王建蘭  宋平 李志強/院辦


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簡介    聯系我們    交通示意圖
Copyright 2008    版權所有: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    京ICP備05002175號    主辦:中國林科院辦公室

手机捕鱼有什么技巧吗 959彩票联系方式 双色球复式投注多少钱 郜林 后三包胆必中法哪个好呢 万达国际娱乐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欧洲秒速时时开奖 重庆时时彩龙虎手机版 尚合什么意思 时时彩免费软件下载 彩票平台包网什么意思 莆田三公游戏下载 近30期双色球走势 如何代理棋牌 1 1 3 6注码法如何使用 体育彩票最晚投注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