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林科院

首頁 | English
img
img

院情簡介

img

img

新聞圖片

首頁 >> 科技創新 >> 科技獎勵 >> 正文

【科技改變林業】鄭萬鈞:命名活化石 奠基樹木志

來源:中國綠色時報 時間:2018-09-17 21:26:00

2018年9月17日專版 


  大家是否知道,我國拍攝的第一部珍稀植物彩色科普影片叫什么?答案是《水杉》,由湖北電影制片廠于1979-1981年拍攝。水杉命名者之一的鄭萬鈞為本片科學顧問,與水杉發現有關的科技工作者均為影片“演員”。



  鄭萬鈞,我國著名林學家、樹木分類學家、林業教育學家,中國林業開拓者、水杉命名者之一,新中國首批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后改稱為院士),發表植物新科1種、樹木新屬4個、植物新種138個(含變種),主編巨著3部。1962年,鄭萬鈞調入中國林科院,歷任副院長、院長、名譽院長。


  發表水杉新種 轟動植物學界

  今年是“活化石”水杉發表70周年。為水杉定名,是中國科學家的偉大貢獻,也是鄭萬鈞對植物學的重大貢獻。

  1948年,鄭萬鈞與胡先骕聯合發表《水杉新科及生存之水杉新種》,宣告“活化石”水杉的科學發現,轟動了當時整個植物學界,被譽為20世紀植物學領域最大的科學發現之一。

  早在1943年,原中央林業實驗所(中國林科院前身)技正王戰,在科學考察途中,得知四川萬縣磨刀溪(今湖北省利川市謀道集鎮)有一株“怪樹”,便前往調查采集標本,將標本標號為“王戰118號”,并初步認定為水松。

  1945年,中央大學森林系技術員吳中倫到中央林業實驗所鑒定標本。王戰取出“118號”和兩個球果與吳中倫討論,兩人難以定奪。于是,王請吳轉交給同在中央大學的鄭萬均鑒定,鄭萬鈞當即斷定絕非水松,應為新屬。


院長鄭萬鈞(中)、副院長吳中倫(左)、副院長王愷(右)“三老”合影


  為慎重起見,1946年,鄭萬鈞3次派中央大學森林系技術員薛紀如前往磨刀溪采集完整標本。由于當時中央大學文獻資料有限,鄭萬鈞親自用拉丁文對其做了詳盡描述,之后連同標本一道寄給植物分類學奠基人胡先骕,托其幫忙查閱文獻。

  1947年,胡先骕從文獻中查得,該植物與日本古植物學家三木茂在日本第三紀地層中發現的水杉化石種填十分一致,遂與鄭聯名將其定名為水杉屬和水杉新種,學名為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 Hu et Cheng,并于1948年發表論文。


20世紀50年代初,鄭萬鈞應邀在日本召開的國際植物學大會上作專題報告


  水杉發現的科學價值,在于它是一種“活化石”,是中國珍稀孑遺樹種。在我國未向世界公布發現活水杉之前,近200萬年來,許多古生物學者都認為水杉早已在地球滅絕,要想了解古老而稀有的水杉,只能到化石中尋找它們沉睡的蹤影。

  新中國成立后,林業部將水杉列為國家一級保護樹種。1973年,在水杉原生古樹分布較為集中的原利川縣設立利川水杉母樹管理站,專門從事境內5746棵古水杉的保護和無性系繁殖研究。1978年,水杉繁育技術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如今,我國北起遼寧、北京,南至兩廣、云貴高原,東起東海、臺灣,西至四川盆地,均栽培成功,并成功引種至亞洲、非洲、歐洲、美洲等50多個國家和地區。


鄭萬鈞與毛主席握手


  水杉還成了和平、友誼的象征。1972年,周恩來總理出訪朝鮮,送給金日成水杉種子2公斤,水杉在朝鮮平壤生根;1978年,鄧小平訪問尼泊爾,贈送水杉苗2株,栽培在尼泊爾皇家植物園;美國前總統尼克松還把他心愛的游艇命名為“水杉號”。


凝聚畢生精力 編纂科學巨著

  編纂《中國植物志》,是中國第一個科技遠景規劃。這是一部包括125冊、近400位作者參加編寫的科學巨著。鄭萬鈞負責編寫《中國植物志》第七卷(裸子植物)。

  裸子植物是鄭萬鈞的主要研究方向,在此領域,他獨樹一幟。

  編寫工作開始于1959年,1977年定稿,1978年出版,歷時近20年,凝聚了鄭萬鈞畢生研究我國裸子植物之精髓。他查閱了近200多年來的有關文獻資料,到全國各省(區)植物的科研機構及大專院校查閱鑒定標本近30萬份,找到了我國幾乎全部裸子植物種模式標本的原產地標本,對前人工作進行了全面梳理,訂正了中外學者誤定的新種及鑒定錯的種,做到了“廢得有理,立得有據”。

  著作出版后,在國際國內產生了重大影響。新加坡大學植物分類學教授耿煊說:“書中記載詳盡,引用文獻極為齊全,尤以插圖甚為精美。此書將現時所知有關中國裸子植物之知識包括無遺,誠為極有價值之文獻。”美國農業部曾組織專家翻譯全文,送發很多國家。著作于1981年獲林業部科技成果一等獎,1982年獲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由此,誕生了一個全新的中國裸子植物分類系統——鄭萬鈞系統。此系統至今仍在國內植物園、樹木園等地廣泛應用。

  1978年,鄭萬鈞開始主編《中國主要樹種造林技術》《中國樹木志》兩部巨著。他組織全國200多個單位、500多位科技人員,用3年時間總結了當時我國林業生產中210個主要樹種的造林技術,包括每個樹種的形態特征、分布、生物學特性、造林技術、病蟲害防治、木材性質和用途等方面。迄今為止,《中國主要樹種造林技術》是中國最重要的一部造林專著,1978年獲林業部科技成果一等獎。


  1975年,鄭萬鈞在南京林產工業學院(南京林業大學)工作室與學生向其柏教授、傅立國研究員交流《中國樹木志》編寫工作


  隨后,鄭萬鈞又組織編寫《中國樹木志》,親自撰寫樹種各論之“綱”——中國主要樹種區劃。此時的鄭老已年過古稀,并受高血壓、痛風、糖尿病、貧血、脊髓炎等多種疾病的困擾和折磨,因此他總是擔心時間不夠用,總是夜以繼日地超負荷工作,帶病審核修改第一、二卷,有的章節修改一遍又一遍,甚至完全改寫。要知那是沒電腦的年代,兩卷,近400萬字,全靠手工一一審核,得費多少心血和功夫。

  后來,他病倒了。住在醫院的他不停地打聽《中國樹木志》的編寫進程。1983年7月25日,鄭萬鈞與世長辭,最終未能與他心心念念的巨著見上一面。


  重視野外科考 首倡適地適樹

  在鄭萬鈞去世25周年、水杉發表60年時,中國林科院主編了《鄭萬鈞專集》,同為首批學部委員的吳征鎰先生在其序言中如此寫道:“鄭老的一生,給人們留下的不僅是科學財富,更重要的是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鄭老的治學特點,我想有兩個字:一是勤,二是苦;還有兩句至關重要的話:一是名師指點,二是勇于創新。”

  在近60年的教學、科研生涯中,前20年,鄭萬鈞野外科學考察十分頻繁,足跡遍及了全國主要林區,大渡河、雅礱江、青衣江、岷江等地,甚至連汶川、茂縣等如此偏遠之地都留下了他考察調研之腳印。

  20世紀30年代,國家戰亂、經濟凋敝、交通極為不便,鄭萬鈞到西康東部、四川西北部,調查高山云杉、冷杉等針葉林的區系和分布;到浙江諸暨調查香榧、油棉栽培情況;到江西廬山、四川峨邊、浙江龍泉、湖南宜章等地調查杉木、高山針葉林、天然林及其樹種組成、分布和生長過程;到天目山、天臺山、黃山探索高山針葉林分布規律。

  為提高工作效率,他還創造性地運用路線調查法、標準地法和標準木法,積累了大量標本和豐富的第一手資料。其中,《對川西高山針葉林的組成、分布的論述》《莽山天然林對涵養水源的重要作用》等文章,至今仍具重要參考價值。《浙江維管束植物》一直是編寫浙江植物志的重要參考文獻。他發表的天目木姜子、黃山花楸等數十種樹木新種,豐富了華東木本植物區系成分,不少研究成果被收入林學泰斗陳嶸編撰的《中國樹木分類學》中。鄭萬鈞所寫的我國較早的《西康東部森林的考察報告》,成為他在法國圖盧茲大學科學博士論文《中國四川及西康東部的森林》的基礎,深得博士指導教師的贊賞。論文出版后,得到了當時中央大學教授、地理學家任美鍔的大力稱贊,特著文推薦,指出不僅是對林學的貢獻,也是對地理學的貢獻。

  鄭萬鈞創立了實驗森林地理學、實驗樹木學,以動態觀點研究森林生態,為造林、營林和林木生長提供了大量的科學數據,是適地適樹首創者之一。


  理論指導實踐 科技改變林業

  理論與實踐、教學與科研、科研與生產相結合,科研教育要為國家、人民、林業服務,是鄭萬鈞重要的林業學術思想。

  作為教授,他常帶學生去山東、江蘇、安徽、廣西等林區開展調查實踐。作為南京林學院院長,他組織氣象、土壤、森林生態、造林、森林經理等學科青年教師,去福建杉木中心南平溪后鄉蹲點,分析杉木人工林豐產與多種環境因素和造林技術之間的關系,提出杉木造林宜林地選擇和造林技術措施,為我國南方營造速生豐產林提供普遍指導。作為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林業組副組長,他全力以赴,組織制定《1957-1969年林業科學技術發展規劃(綱要)》。

  任南京林學院院長期間,他受中國林科院委托,組建南京林業研究所,即后來的中國林科院亞熱帶林業研究所,并兼任所長,為中國亞熱帶地區的林業科學研究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1962年,鄭萬鈞調入中國林科院,先后任副院長、院長。他一再強調,要堅決貫徹科學研究與生產實際相結合、為生產服務的方針,一切工作要從調查研究入手。

  鑒于中國森林資源貧乏,木材短缺,他特別重視速生豐產林技術措施研究。1966年,他赴南方省區了解速生豐產林科研情況,先后到廣東臺山了解濕地松種子園建設,到開平調查馬尾松飛播造林,到電白博賀港了解木麻黃人工林速生豐產經驗,到湛江雷州調查桉樹良種造林經驗,到廣西、湖南、湖北了解省區林科所科研開展情況。白天考察,晚上座談,連夜撰寫考察簡報。

  1982年,在全國林業廳局長會上,他作了關于加速實現林業現代化和林業科學技術現代化幾點意見的報告。他再次指出,林業科學研究要走在生產前面,要為生產服務;要建立規模較大、學科齊全、布局合理的林業科技研究體系,要培養一支又紅又專的林業科技隊伍;林業科研機構和科研隊伍要相對穩定,要有固定的試驗研究基地;要加強基礎理論研究,提高林業科學技術水平;要加強科學研究大協作,大力開展群眾性科學實驗運動;要辦好現代化林場,加強技術管理、生產作業機械化等工作。


鄭萬鈞審閱文稿


  【人物檔案】

  鄭萬鈞,1904年生于江蘇徐州。1929年,應聘為中國科學社生物研究所植物學研究員。1939年,被選派到法國圖盧茲大學森林研究所學習,獲科學博士學位。先后任云南大學教授、中央大學教授兼森林系主任。1948年,和胡先骕發表“活化石”水杉新種。

  新中國成立后,鄭萬鈞先后任南京大學農學院林學系主任、副院長,南京林學院副院長、院長。1955年被選為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委員。1962年調入中國林科院,歷任副院長、院長、名譽院長,中國林學會理事長等職。主編《中國植物志》第七卷、《中國主要樹種造林技術》、《中國樹木志》一卷和二卷等巨著。

  作者:王建蘭 王秋麗/院辦


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簡介    聯系我們    交通示意圖
Copyright 2008    版權所有: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    京ICP備05002175號    主辦:中國林科院辦公室

手机捕鱼有什么技巧吗 重庆时时彩开奖公告 火龙果分分彩手机版 博讯娱乐 手机怎么干扰老虎机 幸运计划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2018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黑彩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qq红包大小单双玩法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 狗胆包天是指什么生肖 pk10赛车全天免费五码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 山东时时11夺金 球探足球比分直播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