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林科院

首頁 | English
img
img

院情簡介

img

img

新聞圖片

首頁 >> 科技創新 >> 科技獎勵 >> 正文

【科技改變林業】盛煒彤:構建中國人工林育林體系

來源:院辦 時間:2018-10-25 00:01:00

中國綠色時報2018年10月25日專版


  俗話說,“人生七十古來稀,八十老翁何所求”,如此高齡,按說該頤養天年、享受天倫之樂了。但白發蒼蒼的盛煒彤先生,卻仍腳步匆匆,每天按時出入辦公室。每次見到他,都是給人一種焦慮之感。他說,人老了,許多事情還沒做完。


  今年已85歲的他,一心惦記著中國的人工林,就像惦記一個不讓人省心的孩子。


  人工林不就是挖坑栽樹嗎?幾十年了,作為森林培育學家、杉木栽培專家、中國林科院首席科學家的盛煒彤研究員,一直在與這種盲目的思想作斗爭。他繼承吳中倫先生的遺志,經過數十年研究,拿出了《中國人工林及其育林體系》,用80萬字詳細論述了我國森林立地分類、人工林培育及人工林長期生產力保持等核心問題,提出遺傳控制、立地控制、密度控制、植被控制、地力控制“五個控制”構成的人工林育林體系。但是,直到今天,有些地方的營林方案和造林實踐依然讓他失望。


  他退而不休,每天安頓好體弱的老伴便急匆匆趕到辦公室。他要寫文章,要把幾十年的研究成果寫成通俗易懂的文字,讓人們盡可能地了解、提高科學經營人工林的意識和技術,因為“沒有這個,將來要解決提高森林質量問題比較難。”


  盛煒彤說,科研工作者就是這樣,即使退休了也放不下事業。他這一生,注定要為林業操心到最后。


2015年,盛煒彤在一次森林經營問題研討會上發言。


  幸遇人生導師吳中倫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山河破碎,估算全國森林覆蓋率只有8.6%。日本侵略者大量掠奪了我國東北林區的紅松、水曲柳等高級用材樹木,以及東南沿海省份的楠木、青岡等大樹,使大面積森林被毀壞。但沒辦法,國家建設仍需要大量木材,不得不砍伐森林。黨和國家為盡快扭轉森林資源匱乏、林業人才短缺的現狀,決定成立科學研究機構,集中并培養一批優秀的林業科研人才,對全國林業科學研究工作統一規劃、組織協作,致力于研究天然林經營利用和荒山荒地造林等重大科研項目。國務院規劃委員會復函林業部,同意在中央林業研究所的基礎上正式成立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


  1956年,23歲的盛煒彤從南京林學院畢業后被分配到當時的中央林業部,后又被分配到中央林業部林業科學研究所。1957年,中國林科院成立時,盛煒彤成了中國林科院的一名年輕成員。


  當時的他選擇了森林地理室,室主任是我國著名的林學家和森林地理學家吳中倫先生(1980年被評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吳先生是森林地理和森林培育方面的權威,美國耶魯大學的高材生。用盛煒彤的話說,吳先生是一本“活字典”。在吳中倫的帶領下,森林地理研究室的科研人員很團結,工作學習很努力。


  吳中倫指導年輕同志很有一套,一是引導他們閱讀經典著作,如阿略興所著的《植物地理學》,吳魯夫所著的《歷史植物地理學》(仲崇信譯)。他認為學習經典有利于初學者明確學科方向,明白森林地理方面的主要知識領域,從而可以增加自己對學習其他有關著作和知識的判斷能力。除了上述兩部,盛煒彤還自學了美國學者編著的《森林培育學原理》,收獲頗豐。二是吳先生親自帶隊跋山涉水,特地選擇3個自然地理及森林地理上有分界意義的山脈:南部的南嶺、中部的秦嶺、北部的烏鞘嶺,做森林群落調查。


  盛煒彤至今感念吳先生培養年輕人的耐心。當年,他跟隨先生爬秦嶺太白山時,太白山幾無人煙,吳先生與幾名年輕人一起,白天穿山林、越溪谷、做森林調查,晚上住在一間簡陋的、已廢棄的破廟里,鼠蚤猖獗,蚊蟲叮咬。條件雖然艱苦,但一行人在吳先生的帶領下苦中作樂,觀察樹木和森林景觀隨海拔升高和地形不同而發生的變化,并采集新出現的樹木標本,吳先生也不斷地不厭其煩地指導大家,用實際例子來解釋這種森林地理現象。


  這些往事深深地印在盛煒彤的腦海里。他說,林業是一門實踐科學,書本知識要學,大地這本書更要重點看,老師一定要帶著學生腳踏實地上山去。直到今天,盛煒彤依然渴望有機會能像吳中倫一樣,再跟自己的學生們一起爬山交流業務。


  1960年前后,盛煒彤隨吳中倫、侯治溥參與了西南高山林區的云冷杉林、云南林區的云南松林的林型調查與采伐更新技術研究,還參與制定我國采伐更新規程,并開展了甘肅小隴山等地次生林撫育改造的研究。


2004年,盛煒彤(中)在福建省南靖縣一個林場考察杉木林。


盛煒彤出席會議。


  受命改造“小老頭林”


  20世紀50年代開始,我國十分重視荒山造林。根據《全國農業發展綱要》(1956-1967年)要求,要在12年內,在條件允許的一切宅旁、村旁、路旁、水旁種起樹來。1964-1965年,全國規劃建設240片用材林基地,20世紀70年代初,農林部又提出在南方發展以杉木為主的用材林和建立用材林基地,全國掀起營造速生豐產林的高潮。


  但是,造林可不是植樹那么簡單,光有規劃沒有科技指導不行。由于科技投入不足,我國的人工林存在很大的盲目性,造林中缺乏立地控制,加上管理強度不高,造林成效低,南方許多不適合杉木生長的低丘地帶也種滿了杉木,形成不少“小老頭林”。


  對此,林業部提出對“小老頭林”進行改造。1974年5月,盛煒彤等5名科研工作者被派往湖南株洲市朱亭區黃龍鄉長嶺林場蹲點,他們一邊與農民一起勞動,一邊對“小老頭林”進行調查,并研究改造“小老頭林”的技術。也就從這時起,盛煒彤正式開啟了他的人工林,特別是杉木人工林的研究生涯。


  20世紀70年代末與80年代初及其后,林業科技部門對人工林發展中的問題開始立項研究。盛煒彤負責“人工林集約栽培技術研究”和“短周期工業用材林定向栽培技術研究”等項目,以及“杉木人工林集約栽培技術研究”和“杉木人工林優化栽培模式研究”等專題研究。


  說來也巧,盛煒彤生于江蘇省海門市,父親是一名木行職員,木行銷售最多的就是我國南方第一大速生材杉木。盛煒彤畢業之后又做杉木培育研究,這讓他倍感欣慰。


  盛煒彤等通過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杉木人工林地力衰退研究等3個項目的全國性試驗研究,歷經10年攻關,對我國人工林栽培中存在的關鍵性科技問題有了較好的解決,如人工林的立地控制、遺傳控制、密度控制、地力控制、植被控制、林分的生長模擬,輪伐期的確定,以及優化栽培模式都取得了科學上先進而生產上可行的研究成果,創造性地推動了我國人工林栽培科學技術水平的提高。


  鑒于人們對人工林地力衰退和生產力下降的焦慮,盛煒彤還系統研究了人工林地力衰退及防治技術,并編輯出版了《人工林地力衰退研究》《杉木人工林長期生產力保持機制研究》《杉木人工林優化栽培模式》等專著。


  今天回頭再看,人工林研究是一門很深的學問。20世紀50-60年代跟隨吳中倫先生打下的深厚的植物地理學功底,為盛煒彤此后開展人工林,特別是杉木人工林研究奠定了基礎。


  為提高中國人工林質量奔走呼號


  中國人工林保存面積全球第一,達6200萬公頃,但仍不能滿足實際用材需求。木材缺口逐年加大,木材進口依存度近60%,木材供給“自產不足,外供不濟”。我國人工林蓄積量每公頃僅為49立方米,遠低于很多國家每公頃兩三百立方米的水平。盛煒彤認為,加強我國林業建設,提高森林資源的生產力應該是當前和今后的首要任務,只有這樣才能實現森林資源的可持續發展,推動綠色增長。


  幾十年來,盛煒彤在國內外開展了大量的調研考察,參閱了大量有關人工林問題的文獻資料,深切地感受到,中國的人工林生產力普遍不高。究其原因,主要是造林重數量輕質量,適地適樹原則長期得不到落實,立地分類與立地評價這樣的關鍵技術沒有得到推廣,許多地方集中連片營造一個樹種,甚至一個無性系,同一樹種常常種植在不同地位等級的立地上,導致林地生產力不高,這是目前造成我國人工林生產力低的最主要原因之一。而且,我國的人工林缺乏后期管護,樹種單一,森林病蟲害多發,存在地力衰退等問題。還有一個現象就是,關于人工林的研究成果不少,但缺乏總結,普及性差,因此,我國編寫的一些著作和規劃、標準等,仍然沒有借鑒應用新的科技成果。


  盛煒彤說,人工林怎么提高質量,怎么保持長期生產力這些問題,應用好“五個控制”都能解決,現在的關鍵問題是,這些辦法不能認真落實,很多地方連立地控制都做不到,從山頭到山腳種一個樹種,樹種太單一了。


  這些年,一有時間盛煒彤就給各大媒體、雜志和微信公眾號投稿,為提升中國人工林質量奔走呼號:“關于著力提高人工林的森林質量問題”“關于混交林經營的幾點建議”“我國人工林發展中的植被管理問題”……平實的標題掩不住他內心的焦急。


2013年秋,盛煒彤在貴州盤縣考察古銀杏。


  2006年,盛煒彤(右)與知名林業經濟學者宋宗水先生在江蘇省無錫市考察紅豆杉繁殖基地。


  直言不諱耿直一生


  盛煒彤的焦慮多少源自他耿直的個性和憂國憂民的情懷。他不喜歡總是唱贊歌。許多會議場合,他都會直言不諱。


  1994-2009年,盛煒彤曾擔任國務院參事。回顧15年參事經歷,盛煒彤不無感慨地說:“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們都特別要求國務院參事一定要講真話,他們非常謙虛并相信參事,我們從實地調查回來所寫的不少建議,他們都批復到有關單位,使參事建議起到作用。”他自己,也做到了兢兢業業,直言不諱。他經常深入林業一線調查了解情況,與行業專家共議林業改革發展問題,向國務院客觀反映林業現狀、問題及困難,為保護森林資源、維護生態平衡、加速林業發展提出了不少意見和建議,引起了黨和政府的高度重視。


  他提過的建議有退耕還林問題、長江水患治理問題、國有林場改革問題、人工林提質增效問題等。能感覺到,對別人眼中光榮而神秘的國務院參事經歷,盛煒彤不想高談闊論,他的心里只有責任沒有榮光。


  許多老人都忙著寫回憶錄,忙著為自己立傳,盛煒彤滿心惦記的還是未竟的事業。可是,很多問題需要從制度上解決,這也是盛煒彤的焦慮所在。比如,人工林培育中的立地控制,一定要畫立地圖,一定要進行立地類型調查和現場指導,這就需要懂專業懂技術的人,但我國一些高科技人才大多集中在城市,集中在科研機構、大專院校,基層人才非常缺乏。因此盛煒彤很是著急:“技術問題要一層一層地解決。我們解決的問題是制定大的框架,框架怎么落實還得靠‘工匠’。我國針對林業工人和農民的培訓太欠缺了,而這一環最關鍵。新西蘭的培訓就很具體,只有經過課堂和現場培訓,考試拿到合格證的人才能植樹造林,才能搞經營。科學家院士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好比研究火箭的不一定會造螺絲釘。”他認為,應該建立一個完善的分層次的人才培養體系和技術培訓體系,林業一線工人應該受到應有的技能培訓,讓科學的營造林措施真正落地落實。


  這就是盛煒彤,一位淡泊名利的林業科學家的心聲。



  人物檔案


  盛煒彤,1933年生于江蘇省海門市,1956年畢業于南京林學院。森林培育學家,杉木栽培專家,長期從事森林培育和森林生態方面的研究,為我國森林培育事業,特別是人工林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研究員、首席科學家、博士生導師,曾任中國林科院林業研究所室主任,副所長,1994-2009年任國務院參事,現任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


  作者:潘春芳 王建蘭 宋平


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簡介    聯系我們    交通示意圖
Copyright 2008    版權所有: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    京ICP備05002175號    主辦:中國林科院辦公室

手机捕鱼有什么技巧吗 河北双色球中奖近期中奖 快乐28骗局全过程 七乐彩条件 一定牛河北快三 秒速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票下载app送28元金 内蒙古时时开结果查询 特肖公式 福彩三地试机号 上海时时结果查询 三期內必开一肖 20183d全年试机号与开奖号 北京快3开奖结果查询 3d历史今天 快乐时时彩a盘 12德甲赛程